13636实用免费的游戏软件下载站

安卓| 苹果| 小游戏| 最新更新

当前位置:首页 > 软件新闻 > 古言现言 > 云胡不喜最新番外雪人阅读-云胡不喜尼卡番外雪人免费阅读

云胡不喜最新番外雪人阅读-云胡不喜尼卡番外雪人免费阅读

时间:2019-08-07 14:11:56人气:0作者:强柔
写书小说阅读 V 3.2 最新版

写书小说阅读 V 3.2 最新版

类型:资讯阅读 平台:安卓, 4.0以上 语言:简体中文 大小:5.7M

    《云胡不喜》最新番外雪人中陶骧回到家,发现静漪感冒了,于是吩咐下面的人弄汤药给她喝,而汤药却是精心调制过的,没有一丝苦味,也没有药的味道,陶骧虽不善甜言蜜语,却是一个忠诚专一的人!没有试过再与任何人恋爱,再也没有像对静漪那样对待过任何女人。他锁了自己的心,用自己的方式对静漪好,一切都以为她中心考虑。

    云胡不喜最新番外雪人阅读

    你也不要只顾着外头忙。静漪这几天伤风了,也不见你回来探望老七?陶夫人发现儿子只管站在那里,皱了眉。

    是,母亲。我知道的。陶骧忙答应。

    我看你呀,只听你父亲的。我说了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今天在家歇半天,晚上在家里吃晚饭。这会儿就回你们那里去,陪陪静漪。陶夫人说。见陶骧不言语,她皱眉道:下这么大的雪,难不成有谁想自寻死路、这个天气来犯?不被你的骠骑兵打败、也要被暴风雪打败的。有风雪寒冻挡着,你且休息几天也不妨事。

    陶盛川听了,露出笑容来,看着儿子,说:你母亲难得讲笑话。静漪这些日子帮你母亲做了好多事,也是累坏了。有她这个贤内助,你在外才能安心。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看着儿子。

    是,父亲。那我先过去。陶骧说着,站直了身,行个礼,又向母亲行个礼,母亲。

    去吧。陶夫人说。

    陶骧从父亲的书房出来,站在廊下看了眼外面纷飞的大雪。今冬特别冷,雪又大,下的时间又久。往往清早起来,便是大雪封门这场雪眼见又下大了。

    七少,这就走吗?图虎翼跟上来,问。

    陶骧下着台阶,说:吃过晚饭再走。

    图虎翼愣了下,忙跟上他的脚步。出了院门,见他没往南走,而是转了弯,向东走去,就知道他要会自己屋子了。

    七少,上车吧?图虎翼问。

    我想走走。陶骧看了看停在路边的车,你们解散吧。有事我会摇电话去值班室。

    是!图虎翼站下,对着陶骧的背影敬了个礼。

    陶骧拿着手套的手在空中划了半个圈,转回身来,说:等下。你出去的时候,到了门上,摇电话去雅陇堂,就说,要

    他一时想不起该点什么,图虎翼马上问:可是要下午茶的点心和甜汤?我听说少奶奶伤风,再单要一客他们特制的药膳可好?他们知道规矩,该预备多少份是有数的。

    陶骧的手套又点了点,说:就这么着。

    他说完,就转了身。

    图虎翼忍不住扑哧一乐,低声咕哝着祖宗啊,这是哪一尊菩萨显灵了,多咱才想起来这一出儿他望着七少潇洒的身影走远了、穿过窄巷转了弯,才退回去上车离开。

    陶骧走在雪中。青石路面落了雪,扫不及,就有些滑,他走不快。偶尔遇到家仆,见到他都欢欢喜喜地说给七少爷请安他都点点头,说:下着大雪呢,回去,有什么事停了雪再干。

    从父亲书房到他们住处,他走了好久。待来到院门外,已经全身是汗了。

    院门开着,他往里一走,先听到白狮嗷嗷两声。他迈步进了院门,抬头看看。院子里的雪被扫走了一些,新落的还没有完全覆盖地面,白狮雪球似的朝他滚过来了。他拍了拍手,那白狮冲的太快、被积雪滑到,真的打着滚儿来到他脚边。

    他忍不住笑起来,边走边说:笨哪!

    他弯身扯了白狮的前爪,拎起它来。

    姑爷!小姐,姑爷回来了!秋薇的声音脆生生的。

    七叔!七叔!小婶婶,七叔回来啦!

    陶骧放开白狮,直起身,这才发现秋薇和月儿,还有麒麟儿和他的看妈、跟着他的老陈,都在外头。只是不知他们聚在廊下做什么。麒麟儿先甩着他的两条小短腿朝他跑来那火红色的大毛儿衣裳在雪地里真红的耀眼。他穿的又多,正像个火红的球儿陶骧脸上笑意加深。

    他张开手臂,待麒麟儿扑进他怀里,就把他一把抱了起来,看着他冻的红扑扑的小脸儿,问:怎么不在屋里,带着这些人在外头做什么?你又淘气了不是?

    麒麟儿亲亲他,比了个嘘的手势,小声说:七叔,我要陈伯给堆个大大的雪人大大的

    哦?堆起来了?陶骧故意看看院子里。在哪儿呢?

    七少爷。陈伯过来给陶骧请安,孙少爷说要堆个大雪人,我正想法子呢。

    等雪停了吧,怪冷的。陶骧说。

    不,等会儿我们就家去了小婶婶说想要的。说今年冬天下了这么多雪,还没堆过雪人呢。麒麟儿着急,陈伯你快点七叔你会不会?

    陶骧看着他着急的样子,捏了捏他的小鼻子,说:小看七叔不是?七叔有什么不会的么?

    七弟不要说大话哦。符黎贞挑门帘出来,恰好听见这句话,笑着打趣。

    大嫂。陶骧微笑。看到静漪跟着符氏出来,果然有些恹恹的模样。见了他,她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倒是符氏笑着说了会儿话,让陈伯背起麒麟儿,说他们也该回去了,让陶骧快些进屋暖和去麒麟儿还闹着说要看七叔堆雪人,符氏轻轻拍了拍他,让他不要闹。

    七叔难得回来歇歇,别闹,让七叔清清静静在家呆会儿。七妹,我们走了。明日闲了再来看你。符黎贞笑着说。

    大嫂慢走。静漪和陶骧忙说。等他们走出院门,他们才回屋。

    陶骧看了眼堆在阶下的雪堆,显然是陈伯预备堆雪人用的。这离成型还远着呢

    怪冷的,快进屋吧。静漪见他站着不动,说。

    陶骧点点头。

    进了屋,静漪帮他扫去身上的雪,边给他解着钮子,边问:跟着的人呢?下着雪,没人跟着,跌了跤怎么办?

    我是小孩子么?陶骧说。

    静漪不响,从月儿手里拿了热茶给他。看他坐下来,喝了两口,发现他靴子也蹭了雪,忙又让秋薇给他拿鞋子来换正忙着,外头听差来说,雅陇堂的伙计来送茶点。她吩咐让送进来、又吩咐给赏钱,一转身的工夫,就见陶骧已经进了书房。

    她交代张妈把茶点备好,等会儿请七少一起来用。回头再看,书房门开着,他站在那里,在讲电话呢嗯?她听到张妈在请示她。

    伙计说,这一份是单给七少奶奶预备的。雅陇堂特别熬制的药膳,对伤风感冒有特效的。张妈说。

    静漪愣了下,点头。

    我问了伙计,说是图副官摇电话去让人预备的。那是少爷交代的了张妈麻利地摆着盘子,仿佛她的七少爷这么交代,是做了多么大的事一样,让她得意。

    静漪又看看书房门,陶骧的身影却不见了。

    她看着送来的药膳。按说这个味道是很重的,可她一点都闻不到。这几天伤风症状正厉害,闻不到味道、也尝不出味道,别提多不***了。刚刚大少奶奶和麒麟儿在这里,她强打精神陪着坐了会儿,这会儿更是难受,恨不得倒头睡下呢。可他回来了,她还得撑着

    吃点东西上去睡吧。陶骧踱着步子进了餐厅,手里拿着一叠报纸和文件,闲闲地说。见她病中憔悴、又有点呆呆的,他继续道:我晚上陪父亲吃饭。你去休息下,好有精神和我一起过去。

    好。静漪说。

    他坐下来,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一边,自己不怎么吃,倒是看着她把那一大碗药膳都喝下去了。静漪本来有点勉强,被他这么盯着,只好老老实实地照办。不想这一碗热乎乎的汤喝了,马上就出了些汗,倒觉得***。他说要去打电话,指了指楼上,示意她上去歇着。他一走,她又坐了会儿,果真回房去了。

    卧室里特别安静,她躺下来,还想,毕竟下雪天么下雪天格外安静不是么?他回来了,连平常片刻不离她左右的白狮都不见影子,一定是趴在他脚边、陪着他去了呢啊,这个见了真主儿就把她抛在一边的家伙她鼻子痒痒的,狠狠打了几个喷嚏,更觉得痛快些,翻个身,安然睡去

    待她听到叮铃铃的电话铃,睁眼时,时钟恰好敲了六下。

    她忙爬起来换衣服,推门出来,就见陶骧坐在沙发上,显见是刚接了电话。看到她,他略皱了下眉。

    她有点窘,说:我起晚了怎么不叫我

    没关系。我跟父亲说了,下着雪,你又病着,我们不过去了。陶骧合上报纸,看看她。因才睡起,面颊酡红,极其***,又有些慵懒。***吧,我跟张妈说,你什么时候有胃口,给你端来。

    哪里就至于这样了她低语。

    她忽的想起来,有一次看到报上批评洋派的太太们,早餐在床上用,他很有点不以为然,说外国人的习惯嫁接到中国来,究竟是有些不对味道这是看她病着,给她开了特例么?

    陶骧没再出声,她过去坐下来。刚刚坐稳,他伸手过来,覆在她额头上。她吓了一跳,僵坐不动,他若无其事地收回手,说:倒是不发烧了。

    嗯。她鼻音很重。额头上滋出汗来。

    你这几天停课没有?他忽然问。

    嗯?她有点恍惚,没没有。

    生病了,就休息几天。身体不好,学习效果也不好。天气这么冷,也该给老师们松口气的机会。学校不也有寒暑假么他说。

    她没做声。

    他说:我替你请假。

    好。她说。

    他坐了会儿,说:那我下去了。

    她抬手拉住他的衣袖,说:我没关系我们去父亲那里吃饭吧。你也难得回来。

    他看看她,说:那我们坐车去好了。你穿厚一点。

    知道。她露出微笑来。

    陶骧先下楼去换了衣服,不一会儿,等静漪下来,果然穿上裘皮大氅,很暖和的样子。他端详她一下,伸手给她把帽子扶上来,推推她的眼镜,先迈步走了出去。

    小姐,这个拿着。秋薇把一只暖手炉塞给静漪。我跟小姐去吧。

    不用。静漪不让秋薇跟着。

    张妈不放心,嘱咐说千万留神不要再闪了风她答应着,忽然看到她们脸上微笑的样子,似有点雀跃和神秘,不禁略微纳罕,但又不晓得为了什么,当着陶骧也不便问,只好先跟他出门。

    陶骧走的快,也没等她,已经到了院中。她刚提了裙摆迈出门,不禁愣了。

    院子里电灯开着,把廊下、通往院门的路照的雪亮,于是阶下那对英武的雪人卫兵、那对同白狮一样大小的雪狗就亮晃晃地立在那里,又漂亮,又神气。

    她慢慢地走下去。

    雪人卫兵比真人还高大,简直栩栩如生她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卫兵胸口的钮扣。

    静漪!陶骧已经走到了院门口,此时喊了她一声。

    就来!静漪应着,看了眼雪人的脸咦,虽然冷冰冰的,可好看呢

    小姐,慢些走!秋薇的声音里透着欢快。

    静漪摆摆手,提着裙子往院门口跑去。

    别跑仔细跌了跤!陶骧大声道。

    我是小孩子么!静漪站到他面前,也大声道。

    雪已经停了,没有风,他们两人之间的空气都是透明的。可她呵出的白气,糊在了镜片上,所以她没看到他眼中的笑意。但她心里畅快。那畅快像是要从心里溢出来会把所有的雪都融掉。

    走了。他说着,转了身。

    她跟上来,从袖筒中抽出手,握住他的手。

    她的手热乎乎的,他的手也热。

    牧之。上了车,她坐在他身边,叫他一声。

    嗯?他答应。

    她看看他平平板板的面孔,吸了吸鼻子。

    你晓不晓得,那个听说捏面人儿的艺人,捏出的面人儿,模样都跟自己有点儿像呢。她说。

    他没出声。

    她又吸了吸鼻子。

    哎呦,还是太冷了呀

    他轻轻哼了一声,掏出手帕来按在她鼻子上。

    埋汰。他说。

    专题下载

    潮自拍合集

    潮自拍合集

    潮自拍app是美图网即将推出的多种欧洲场景潮流自拍软件,本款软件为用户提供了多种欧美国际范的场景图片,让你可以拍出前所未有的电...[更多]

    关于13636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下载帮助 | 广告联系 | 网站地图 | 推拉棋牌 | 我才是棋牌

    Copyright 13636.com 〖13636〗 版权所有 豫ICP备17003297号

    声明:13636提供的所有下载文件均为用户自行上传的网络共享资源,13636仅提供网络资源储存,如有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其他利益,请向我们提出版权申诉。

    '); })();